【大紀元67日訊】2006318-19日,一位名叫Gary Schwartz 的美國科學家在英國倫敦舉行的Eicons Of The Field會議上,公佈了他的最新研究成果:接受心臟器官移植手術的人也同時繼承了器官捐贈者的許多特質。Schwartz教授提供了70多個案例來佐證他的研究成果。我們僅舉幾個有代表性的案例。

案例一

器官捐贈者是一個死於摩托車事故的18歲男孩,叫Paul。接受捐贈者是一個被診斷為心臟內膜炎和心臟病的18歲女孩,Danny。令人不可思議的是,在PaulDanny之間似乎存在著一種神秘的聯繫。

身為精神病醫生的捐贈者Paul的父親說道:「我的兒子常常寫詩。我們在他死後的一年多後才清理他的房間。我們發現了一本他從未給我們看過的詩集。而我們也從未對人說起過。那是一本讓我們感情和精神上都十分震撼的書。這本書講述了他在死亡一瞬間的所見。我的兒子還是一個音樂家,我們找到了一首名為「Danny, 我的心臟是你的」歌,歌詞的大意是寫我的兒子預感到他的死亡,而把心臟捐獻給了一個叫Danny的人。------我的兒子12歲時就決定捐獻他的器官。 ------當我們見到那個接受器官移植的女孩時,我們太-----我們不知道,真的,我們不知道那種感覺------.我們只是不知道,------

接受器官移植的Danny說道:「當他們給我看他們兒子的照片時,我馬上就意識到是他。我可以在任何地方認出他來。他就在我身上。我知道他就在我身上,他愛我。他永遠是我的愛人,也許是在其他時間的某個地方。他在幾年前是如何知道他會死掉,然後把心臟給我?他是怎麼知道我的名字叫Danny的?我以前從未彈過樂器,但是移植心臟後,我開始喜歡音樂。我感覺音樂就在我心中。我的心在與之共舞。我告訴我的媽媽我要參加吉他課程,那是Paul曾經玩過的樂器。他的歌就在我心中。我在許多個夜晚可以感受到,就好像Paul在對著我輕唱。」

Danny的父親也談到女兒手術後的變化:「我的女兒,一個從地獄中爬出來的人,曾經非常活潑,然而現在她變的十分安靜。我認為是她的疾病所致,但是她卻感到更多的而非更少的力量。她說她想彈樂器,還想唱歌。當她寫出她的第一首歌時,她唱道她的心臟就猶如她的愛人的一樣,是她的愛人拯救了她的生命。」

案例二

器官捐獻者是一個16個月大的男嬰,叫Jerry,因掉在家裡的浴缸窒息死亡。接受捐贈者是一個患有嚴重心臟病的7個月大的男孩,叫Carter

身為內科醫生的捐贈者的媽媽說道了她看到Carter時的感覺:「重要的是我不僅僅可以聽到Jerry心臟的跳動,我可以感到他和我在一起。當 Carter第一次看見我時,他跑向我,用他的鼻子在我的鼻子上蹭來蹭去。而這恰恰是Jerry喜歡和我們做的。Carter移植Jerry的心臟已經有五年了,但是Carter的眼睛跟Jerry的一模一樣。當他抱著我,我可以感覺到這就是我的兒子。我的意思是說我可以感覺到他,不僅僅是象徵意義上的。他就在那兒。------我知道人們會說我需要相信我兒子的靈魂還活在這個世界上,也許我需要。但是我確實感覺到了Jerry的存在。我的丈夫和父親也感覺到了。我發誓,你也可以問我的母親,Carter所使用的詞語與Jerry完全一樣。------那天晚上我們與Carter一家呆在一起。半夜, Carter進來我們的房間,希望和我們一起睡。他Jerry曾經做過的那樣,蜷縮在我和我的丈夫之間。我們忍不住開始啜泣。Carter告訴我們不要哭,因為Jerry說一切都好。------

Carter的媽媽也證實了這種變化:「我看到Carter跑向她(Jerry的媽媽)。他從來都不這樣。因為他是個非常非常害羞的孩子,但是他跑向她就好像嬰兒時期的他,習慣於跑向我一樣。當他耳語道:「一切都好,媽媽」時,我的心碎了。他叫她媽媽,或者是Jerry在說話。另外一件事證實了我們的預感。當我們與Jerry的媽媽交談後,我們得知Jerry左半部大腦有輕微的痙攣,而Carter也有著類似的問題。他在幼兒時期從未有過,只是在器官移植手術後才開始的。

還有一件事。一次我們一起去教堂,Carter從未見過Jerry的爸爸。當Carter進入教堂,甩開了我的手,直接奔向了站在一群人中的 Jerry的爸爸。他爬上了他的大腿,開始擁抱他,並且說『爸爸』,我們大吃一驚。Carter是如何認識他的,為什麼他叫他『爸爸』?------當我問他為什麼這樣做時,他說不是他做的,是Jerry做的,而他只是跟隨著Jerry。」

案例三

美國一名芭蕾舞蹈家於1988年接受心肺移植手術前,很注重飲食健康,可是出院後第一件事,就是衝去吃肯德基炸雞。她又發現自己性格大變,由冷靜保守變成衝動好鬥。經過苦苦追查,她終於發現捐贈者原來是個死於電單車意外的18歲青年,生前個性衝動好鬥,而且喜歡吃肯德基炸雞。

案例四

美國一個56歲的大學教授在進行完心臟移植手術後,開始常常做類似的夢。他看到他的右臉有一束光,他的臉越來越熱。對,像在燃燒。在那之前,他覺的他或許隱約看見了耶穌。這是唯一一件同他以前的生活不同的事情。後來經調查發現,捐贈者是一個34歲的警察,在抓捕毒犯時正是被擊中了右臉。那束光是他最後看到的可怕的事情。而那個毒犯梳著長頭髮,留著鬍子,看起來很安靜,從某個角度上說,他長的有點像耶穌。

------

在很多人看來,上述案例足夠神奇。但是Gary Schwartz教授在通過對上述案例的研究後認為,人體所有主要器官都擁有某種「細胞記憶」功能,可隨器官將記憶轉移到他人身上。研究證實,至少10% 的人接受他人心、肺、肝、腎等主要器官移植後,性情大變,「繼承」了捐贈者的性格、才能,甚至記憶。

現在我們可以肯定的說:一些人在進行器官移植後,肯定會存在著一定的記憶,雖然我們無法確知的是:這種記憶在什麼情況下會存在?什麼樣的器官移植手術會百分之百產生記憶?還有,這種記憶對接受器官移植的人的生活會產生怎樣和多長時間的影響?它的後遺症是什麼?而這些都有待人們去探索。

 

    全站熱搜

    郭証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